冰酱ICE

冰酱/Ice ‖ 微博@冰茶果子 ‖ 推特@Icehimori1214

镜老师超棒唔啊啊啊啊啊😭😭😭

鏡:

@冰酱ICE 老师
(溜了

p1幼そ
p2社椅爽
p3-5后的都是melty land nightmare ver.Sou的曲绘
p6すとぷり

之前的评论没回复到真的很对不起!😭

【そらまふ】Ice Tea

朝茶茶超棒呜呜呜呜呜呜😭😭😭😭

朝茶想睡觉:

1.

まふまふ,初中毕业的暑假,因为没有作业而被阿姨拖去她的幼儿园帮忙带孩子。

这么随便的吗,我教坏小孩子怎么办啊。まふまふ试图找各种理由推脱。

“我会拉着小朋友玩手机的哦?”

“手机当然提前没收。”

“我……我带着小朋友睡懒觉!”

“求之不得啊,安静点最好。”

“我还会教他们挑食的!”

“你敢?”

“……唔。”まふまふ没话说了,只好不情不愿地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被妈妈从床上拉起来了,中考是比其它期末考要早的,所以まふまふ放假了,幼儿园还没放假,好在也只剩三四周了。

三四周也很长啊……まふまふ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他房间里的游戏机,含泪出门了,游戏机我晚上回来再找你!

在まふまふ的印象里,小孩子就是那种路都走不好,动不动就哭并且哭得很难听,说话也听不进去,而幼儿园是什么地方,全都是小孩子的地方!简直就是地狱啊!

他对自己的幼儿园时期没什么记忆了,只记得入学当天他扒着大门不愿意进去,今天又重蹈覆辙来了,他是真的不想进去面对暴风啊。

走进大班居然没有想象中的吵闹,阿姨在前面拍了拍手,小孩子们就围过来了。

“小朋友们,这是我们新来的老师まふまふさん哦,你们会不会听话?”

“会——!”

整齐又清脆的应声,带着稚嫩的嗓音,一下就把まふまふ给攻陷了。

好吧,也没他想得那么糟糕嘛。

但是很快他就开始手足无措了,他应该做什么?

阿姨去别的班级巡视了,まふまふ给自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看着这班的小朋友自个儿玩起来了,这边搭积木那边玩玩具还有跑来跑去的。

咦,那边有个站在窗边没人一起玩的。最怕在班上被孤立的まふまふ站起身,决定帮助一下这个可怜的小朋友。

“你好……?”

那个小朋友抬起头看他,他才发现这小朋友手上捏着一块白白的方块的东西,好像还是布料的。

“您好。”

——声音好可爱!是天使!

“我是まふまふ,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朋友的手不继续捏了,把白方块放进自己的小挎包里,まふまふ低头看了看,挎包上印着……什么?睡着的鱼糕?

“我叫そらる。”

好乖!!!

まふまふ在心里呐喊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免得把人吓到,把自己的声音放温柔。

“你怎么不跟大家一起玩呢?”

“我……”そらる的手往挎包里伸了伸又放回来,“我想……自己看书,但是我有好多字都不认识。”

まふまふ的心都要化了,脑子里被“可爱”这两个字给刷屏,そらる现在就是说想骑木马他都能立马趴下来让他骑。

所以他怎么会拒绝这个可爱的含蓄请求呢?

“老师给你念吧!”


原本以为童话书都是差不多的故事,但这本まふまふ居然没看过,于是念得非常投入。

“他一转身,人们发现……什么!原来他才是王子吗?!咳,人们发现他穿着华贵……天呐他之前不是个干苦力的吗!”

そらる被迫边听故事边听他的吐槽,也没有说什么,乖乖地坐在凳子上,手还端正放在膝盖,非常认真地听着。

まふまふ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强行忍着不把自己脑内的想法说出来,但这个故事实在是太跌宕起伏了吧!他竟然也被吸引住了,一定是它写得太好的错,绝对不是自己幼稚。

“王子最后还是跟公主在一起了嘛。”

まふまふ合上书,松了口气,还好走向还是熟悉的,不然他还想继续吐槽。

“怎么样?还想继续听吗?”

そらる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まふ老师,你能陪我搭积木吗?”

まふまふ能拒绝吗?当然不可能!

他牵着そらる的小手往放积木的桌子过去,都不敢用力,そらる的手实在是太小太软了,好可爱哦……まふまふ忍不住轻轻捏了捏。

そらる倒是没什么反应的样子,まふまふ顿时有种罪恶感。明明还不是高中生别做些怪大叔才会做的事啊我!

“そらるちゃん,我们搭个什么好呢?”

“唔……我想搭个飞机。”

“飞机?”

まふまふ愣住了,他搭积木从来只拼房子的,飞机是什么操作?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会玩了吗?

他下意识往另外一桌玩积木的孩子那里看了看,是拼的房子啊,连个参考都没有了。但是怎么可以拒绝可爱的そらるちゃん呢?まふまふ决定全力发挥一下自己稀薄的想象力。

二十分钟之后,まふまふ强撑着微笑。

“哎呀……我觉得还挺像飞机的,对吧そらるちゃん?只是缺个机翼而已。”

骗鬼啊,这几乎圆柱体的东西根本和机身沾不上边啊!老师的尊严就这么没了,まふまふ在心里默默流泪。

“很好看的。”

そらる认真地看着他,好像真的很好看似的,まふまふ虽然对自己的成果心知肚明,但是也不由得开心了一下下。

他这是被小朋友安慰了吗?

感觉还挺奇怪的,不过好幸福啊。

嗯,そらるちゃん超可爱。


2.

“呐,你们有没有发现老师都不和我们玩?”

“对啊对啊,老师怎么只和そらる玩的!”

“难道因为そらる最好看吗?”

“我也觉得他最好看啦……”

“诶,那我呢?!”

“喂你小声一点啦!”

そらる惯例坐在窗边捏他的鱼糕方块,刚好是他手掌那么大,软乎乎的。

上课铃已经响了一分钟了,老师怎么还没来呢……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由远至近的急促脚步声,很快まふまふ就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门口。

“不……不好意思啊大家,我睡晚迟到了…………”

早知道昨晚就不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了,居然比小朋友们起得还晚,太丢人了吧。

まふまふ决定在幼儿园这边结束之前先戒掉游戏机。

让小朋友们都自己去玩之后,まふまふ自然地走到そらる面前,其实そらる刚才偷偷松了口气,因为他在等着老师来给他讲故事呢,还以为老师今天不来了。

“そらるちゃん!我学会怎么搭飞机了哦!我们去搭吧!”

まふまふ昨晚特地去网上搜了过程图,今天绝对要把飞机拼出来。そらる就放下拿着的故事书,乖乖跟着まふまふ过去了。

まふまふ一边拼还要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教程,认真得好像在进行什么严肃的实验,そらる没事情做,也不觉得无聊,坐在一边看着他一会儿困惑一会儿得意,心里还感觉特别好玩。

まふまふ是在终于拼完之后才想起来他是要跟そらる一起玩不是让そらる看着他玩,一时尴尬了,怎么自己玩幼儿园的玩具还这么起劲的。

“对不起啊そらるちゃん……”

“老师好厉害……!”

“诶?”

そらる捧起他拼完的积木飞机,眼睛里满是崇拜,还“哇”了一声。

好吧,まふまふ顿时膨胀了。

“老师,这个可以留着吗?”

幼儿园放学之后玩具都是要收好的,可是他好不容易拼出来的飞机,そらる也这么喜欢,找阿姨求一下情就可以了吧,大不了再买一套积木回来赔给她。

于是他很有架势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そらる看向他的眼神就更崇拜了。

まふまふ再对着积木飞机自我陶醉了一会儿,去取了刚刚そらる拿着的书过来:“今天想听这本呀?”

そらる点点头,一脸期待。

まふまふ捂心口,又被可爱到了。


放学之后小朋友们要被家长接回去,都蹦蹦哒哒地跑去校门口了,そらる磨蹭到最后,才支支吾吾地叫住まふまふ。

“まふ老师……”

“嗯?怎么啦?爸爸妈妈还没来吗?”

“不、不是,那个,那个……”

そらる抿着嘴蹭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往上面放了颗糖。

“老师再见。”

然后就跑走了。

まふまふ托着手里的糖,捏了捏,感觉都快融化了,软绵绵的,得是放了一整天吧。

他笑了起来。

这里也太棒了吧。


3.

这是まふまふ第五次发现そらる在盯着他了。

他忍不住问:“そらるちゃん,怎么了吗?”

是他讲的故事不好听还是脸没洗干净?

“唔……老师。”

“嗯?”

“我今天早上刚洗了头发出门的哦。”

“啊?”まふまふ不明所以,“很棒哦。”

牛奶味的,他还闻到了呢,超甜的,今天的そらるちゃん也是一级可爱。

“那……就,很软啊,蓬蓬的哦。”

“嗯嗯,非常可爱啊。”

そらる看起来非常不满意的样子,まふまふ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哪里说错话。

然后そらる就抓起他的右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

“……”

这是、这难道是,求摸头!!!

“那老师可以摸一下试试看……嘛。”

声音越说越轻,まふまふ差点就没听见。

まふまふ心里快炸了,右手微微颤抖地摸了摸そらる柔软的发顶。

他错了,今天的そらるちゃん不是一级可爱,是神级可爱啊!!!



“そらるちゃん超可爱的呜呜呜呜呜……”

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まふまふ顿时僵住,完了,自己现在要变成一个怪大叔形象了吗。

可そらる只是红了脸,小声地问:“真……真的吗?”

まふまふ含泪用力点头。

真的啊!快意识到自己的可爱不要天天散发魅力了そらるちゃん!我的心脏承受不住啊!


まふまふ最近越来越不赖床了,每天起来都迫不及待地洗漱吃饭然后往幼儿园那里跑,そらる也和他越来越熟,最近连撒娇耍赖都会了。

そらるちゃん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人间正义。そらるちゃん永远世界第一可爱。

“まふ老师,我觉得我最近长大了哦。”

“那很好呀!”

“妈妈说长大了体重也会变重的,老师你要不要抱抱试试看?”

まふまふ十分配合地把他抱起来了。

“嘿嘿。”そらる搂住他,“骗你的,我只是想要抱抱。”

今天まふまふ的心也因为そらるちゃん而软得一塌糊涂。


“你们有没有觉得……”

“算了算了我们就是不被まふ老师爱的小朋友。”

“没错,我们比不过そらる的。”

被まふまふ抱着的そらる给了他们一个炫耀的眼神。

今天的そらるちゃん也独占着まふ老师呢。



Fin.




 @冰酱ICE 是可爱冰酱的可爱幼儿园そ( • ̀ω•́ )




感谢同伙 @兔子 的剧情提供!!

金星的dance~(→o←)
p2是自己的oc,艾思

提问箱③
非常感谢...!!!
我 我真的还很渣 还没到能被叫老师太太的地步nxowhkxoajjdw
然后 我不小心更新了lof,现在上lof特别慢,收到的评论可能回复不了了..!真的对不起..!然后 非常感谢!!(๑ १д१)
之后的评论应该能回复到的!
我不该手残更新这东西的bcohqjcojwjfw

| ू•ω•́)ᵎᵎᵎ提问箱②
唔啊啊啊感谢提问!!!

人間だった/そらる

他是什么神..??!

于是 回答了..!!
非常感谢天使们愿意问我问题呜呜呜呜呜😭😭😭

来问我东西叭| ू•ω•́)ᵎᵎᵎ

这个是
提问箱
会有人问东西吗(挠头
https://peing.net/zh-TW/icehimori1214?event=0

懺悔参り/まふまふ
↑p1的曲绘
p2p3都是摸鱼←
除了p2是指绘 另外两个都是板绘 咕

@マンゴー 顾芒芒生日快乐!!!啊啊啊啊赶上了bxowhjcowhdw

请救救缺粮的孩子..!请救救tag呜呜呜呜呜😭😭😭

虹色战争:

请大家救救这三个惨淡的tag呜呜呜呜呜呜呜

咕噜 今天的一丢丢
除了莉犬くん其他都是茶绘所以线条抖抖抖
我想要小まふ送花给我噢

除了前两p以外其他都是摸鱼的Eve和Sou
p1是ka酱🙋 @KAGesuNu-
p2是檬酱(在推上认识的 不知道有没有用lof(´。_ 。`))

今天画的
p1 Sou困30万关注啦~贺电
p2 我亲爱滴小黑!(*´艸`) @小黑来的
然后 发现自己600fo了..!
非常感谢!!😭

【そらまふ】Rain 02

*勿带三,ooc我的,私设一大堆
*私心带了甘党玩..🙋后面也许还会带别的——(住嘴

于是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急忙哄好小孩后,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状况。
“哈哈哈...”两人异口同声地笑出来。
“抱歉我刚刚有些激动了..”まふまふ挠头说。
“我也...”そらる叹气道。

まふまふ想起了什么,他赶紧看了一眼手表,身旁的そらる注意到,这支表看上去有些破旧,铁的部分甚至已经生锈了。
“好啦,叙旧得差不多了,虽然总觉得そらるさん还有很多事情没告诉我——”听到这,そらる紧张地眨了眨眼睛。

“——但,还是好朋友!”

まふまふ笑着伸出手,そらる见状,明了地露出笑容,两只手握在一起。
“是啊。”

两人默契地同时望着天空,まふまふ下意识地笑了笑。“夕阳真美啊,天空也好大..”
看着多年不见的竹马笑着的样子完全能给和以前的笑容重叠,そらる也忍不住笑了。

“总之,真的很开心能再见到そらるさん..我还以为再也..”まふまふ望向そらる,他还没将话说完,そらる便知道了他想说什么。
“我也是。”
“嗯..啊好了我真的该回家了!太晚会被妈妈问的!”

两人挥手道别,そらる走到一半回头看了看まふまふ,背影看起来没以前那么脆弱了,まふまふ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起以前好更多了吧,そらる欣慰地想着。

他还记得曾经的自己拉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小男孩的手,大声说着一定会保护他、带他离开。
现在的那个小男孩会不会已经不需要他了呢?
想到这,そらる摇了摇头。

也许小男孩并不需要他。
但他需要啊。

裤袋里的手机嗡嗡振动,そらる握紧拳头,快步走开了。

“あまちやん早~”
“噢,まふ早!..欸你今天心情怎么那么好?”
天月刚望向まふまふ,便看到后者满脸写着喜悦两字,身边带着小小的粉色花花。
换作平时,可是个大早上就对天月进行暴力行为的まふまふ啊。

难道恋爱了吗?哇靠别比我先脱单啊这家伙。
天月暗想着,突然感到有些担忧。
“嘿嘿嘿,我跟你讲噢..我——”

“まふまふ?在说什么?”
まふまふ还没开始说,身后便传来そらる的声音。そらる是因为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便打算到まふまふ的班去看看他。
“欸..!そらるさん..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虫虫?我刚要说你呢!”
“什么?你才是虫。”

旁观的天月一脸懵逼,难道まふまふ的恋爱对象是这位学长??
想不到我的好基友居然是个gay,虽然从以前就猜了很久,但真的没想到这是事实..
天月欲哭无泪地想着。

于是他拍拍正要反驳そらる的まふまふ的肩,非常严肃地问他,“这位就是你的攻君?”

......哈?
这下轮到まふまふ懵逼了。

旁观的そらる仿佛看透了什么,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这位同学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而まふまふ依然没搞懂天月的话,就跟着そらる附和道“对呀对呀才不是那种关系!”

“嗯,我懂的,我明白的,不用解释了。”
天月仍然一脸正经严肃。

......
不,你根本没明白,你...!
这下そらる要炸了。

“そらる我找你好久了,原来在这..欸?”
这时,一个戴着半张狐狸面具的男生出现在そらる身后。
まふまふ还沉浸在疑惑并没回过神来,而天月看到他的时候差点喊出声。
“天月くん!”
“歌词さ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下まふまふ更懵了。
啥?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

看到まふまふ贴满问号的脸,そらる叹了口气。“你们给まふまふ解释一下吧。”

天月是最近才开始在一个亲戚的书店里帮忙打工,在那里有个比他待了更久的员工,伊东歌词太郎。而天月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奇怪的人。每个人对伊东歌词太郎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样,因为他从来不好好露脸,总是戴着奇怪的遮着半张脸的狐狸面具。

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这位神秘的男生是坐在柜台那、捧着一本封面简单的小说阅读。
旁人看着会忍不住沉迷,他的身影实在是令人心动,而天月也不例外。

注意到天月的到来,歌词太郎轻轻地合上书,脸上挂着温柔而迷人的微笑。
“你就是店长说的新来的小月月吧?”

...真、真是个奇怪的人!
那天回到家的天月一想起他就忍不住脸红。

“欸?你们俩认识的吗?”
まふまふ戳戳天月。
“是这样没错..可是歌词さん没说过自己是这里的学生啊!”天月有些羞涩地指着歌词太郎说。

此刻的歌词太郎心中有百万只马冲刺。
噢靠,真可爱,真可爱!天月くん太可爱了!

他依然平静地假装咳嗽了一下。
“嘛..我以为天月くん知道的,毕竟我平时都有经过天月くん的班..每次都看着你,多么希望你也能望过来一下——”
眼看着天月越来越脸红耳赤,还没说完就被そらる打了一下。
“别随便调戏小学弟。”そらる小声说道。
更何况还是まふまふ的朋友。
“..开玩笑的,我是最近才刚转来这学校的。”

“对了,そらるさん来找我做什么呀?”
“嗯没事,只是刚好经过,就顺便来看看你..”
そらる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特意来看まふまふ在班上待得好不好的,看到まふまふ有天月这样一个好朋友,再加上天月和自己的朋友也认识,多少也放下心来了。

まふまふ则是嗯嗯地点头。
“好啦,就快上课了,そらるさん和伊东歌词次郎さん快点回班吧!”
“嗯,走了。”
“拜拜~...欸等等,我名字是伊东歌词太郎!”

“走了走了。”
“不要叫错啊!”
于是そらる拖着伊东歌词太郎离开了まふまふ和天月的班。

这时,まふまふ突然想起,高二的课室和高一离得很远,还是反方向,そらる为什么能顺便来看他呢?

“你没说你认识まふ的朋友啊?”
“我怎么知道我家天月くん和你家的是朋友啊..”
そらる给伊东歌词太郎来了一拳。
“才不是那种关系你别乱说啊。”

“没事啦,私底下讲讲不要紧的,我和天月也不是。”他有些难过地说着,走到靠窗的地方也抬头看了看天空。
“你说,这天下到底是多小呢?你和你家那位能再次相遇,我也和天月くん...”

“这天下也很大啊,我和他可是隔了好多年才再见到的。”そらる眼神里有些暗沉,他也将视线转向天空,他的名字里便有个空字,但他却无法像天空这般大、这般象征着自由的苍蓝。

“...说起来,这次的目标,是这学校的老师呢。”
“好,知道了。”
“啊啊,真麻烦啊...”
两人把目光移回来,继续往他们的教室走去。
走廊上嗒嗒的脚步声里,隐约带着死神镰刀上附着的枷锁敲响声。


TBC

感谢阅读!

【EveSou】喜欢你

*勿带三,ooc我的,私设大概有一丢丢叭,标题废
*想写出自己心中的EveSou..(想安利 他们真的超好
*你们不会发现其实里面混了そらまふ
*但我现在打tag了..所以..知道了..



每当看到他,就会忍不住感到害羞,说话也会变得含糊不清,但却想一直这样注视着他。
为什么会这样呢?

Sou趴在桌上,他挠了挠头,站起身换了个趴着的地方,整个人扑到床上去。
他拿起手机,点开熟悉的聊天界面,对方发来的消息已经被他阅览很多遍了。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就算现实在阻止我们。
:我还是很喜欢你。

看着看着,Sou忍不住脸红起来。
他还没给予回复,他仍然在犹豫。
但他能确定,他也是喜欢他的。

接着,Sou又收到了新消息。
:Sou酱可以先想想,之后再给我答复吧

大概是看Sou已读了那么久都没回,才这么说的吧。


Eve看着自己每条消息框旁边的小勾勾沉思了很久,对面那位现在肯定是很苦恼吧。
他涩涩地笑,他是真的很喜欢Sou,想保护他、陪伴他、爱着他一辈子的那种喜欢,然而对方也是这样吗?他不敢保证。

Eve连被拒绝后该怎么回复的话都准备好了,他现在只想等,Sou的回复。
是打破他的期待也好、他想快点知道结果。

但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Eve也只好无奈地再发了一条。
:Sou酱可以先想想,之后再给我答复吧

很快,消息框旁又多了个小勾勾。

对方一直在窥屏啊..!?
Eve看到那秒速多出来的小勾勾,吃惊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他摇摇头,让自己摆脱这一丝尴尬。
Eve决定先放下手机,投入在工作里。
希望工作完后,能收到一条回复吧。

不行,完全无法专心工作。
Eve正在作新曲的歌词,但他怎么写,都写不出自己一开始想要带给听众符合新曲感觉的词字。现在自己写下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对某人深情的告白,渴望着对方的爱却欲求不得,好似一首悲哀的苦情歌。

他明明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依然恐惧着,反抗着这样的结果到来。

叮。
LINE有人回他消息了。

:Eve老师!一起去吃寿司吧!
:我在那家店等你!
:就 我们常去的那家

欸?是想当面说吗?
Eve突然猜不透对方的想法。
他自认他总是能摸清Sou想的事,唯独对自己的情感,他不敢想、也不会去想。


Sou给Eve发了消息后,抱紧了怀里的枕头,深吸一口气,在床上翻来覆去。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干什么啊啊啊!!!”
“笨蛋笨蛋笨蛋!!这不就更难开口吗了..!”
“啊啊啊啊啊笨蛋Sou!!!”



“欢迎光临!”
小姐姐亲切的招待话在此时的Eve看来显得有些可怕,就像是在对他说,欢迎来到地狱..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座位靠窗的Sou。
也许对方已经等了一段时间,已经叠了几盘空碟在桌上,还贪玩地用筷子挠空碟上留下的一些酱汁。Eve不禁对这可爱的举动觉得好笑。

“抱歉来迟了,等多久啦?”
“..!!欸欸,也就一下下啦..嗯...”
Eve突然的出现把Sou吓得不停颤抖,而前者也看出来了。果然Sou酱很可爱啊,Eve心想。


....
两人面对面坐着,享受着安静的用餐时间。
准确来说,桌上已经叠了很多空碟,两人也觉得肚子已经有相当的饱足感,却依然低头吃着寿司。
没人敢打破这安静的气氛啊。

“Sou酱,那个..”Eve先出声。
Sou欸地一声抬头看向他,Eve噗嗤地笑了。
“嘴边沾了一颗饭粒噢。”
Eve伸出手帮忙取掉,下意识地自己吃掉了。

这个举动令Sou差点当机。
噢靠噢靠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我靠啊啊啊啊啊vdowhjdowhdhw...
满脑子混乱的Sou已经无心吃饭了,他面红耳赤地把头捶得更低。

Eve也才回过神来,同样脑袋当机。
于是两人持续这样过了几分钟。

“欸,你们俩没事吧?”
在旁座窥视已久的小哥哥跑上前问。
只见两人都拼命摇头,脸上还带着让人怀疑的红晕。小哥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哎我懂的...第一次恋爱是这样的,我和我另一半当初也——”

他还没说完就被另个同样窥视很久了的小哥哥拉走。“走了走了不要打搅人家。”
“欸——そらるさん——”小哥哥嘟嘴不服道。
“你们俩加油。”另个小哥哥说完,便带着那个小哥哥一起离开了Eve和Sou的视线。

于是Eve深呼吸,重新正视着Sou。
“Sou酱,那个..关于我在LINE问你的,你怎么想?”Eve严肃认真的语气在Sou看来很少见到,上次这样和他说话是在讨论合专《苍》的时候,在那天以后也过了好几个月,现在这样是第二次。可见这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就,我..我是喜欢Eve老师的。”
Sou也一脸正经地说着。
“但这不代表我喜欢男孩子噢!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只有你..而且..想一直只看着你. ”他说得有些激动,要怎么表达这般喜欢?Sou并不知道,自己在言语上是告知不了的,他这么认为。
但Eve懂他,他明白他想说的。
Eve松了口气,他总算能放下心来。

“Sou,我也是这样的啊,除了你以外的人,是男是女我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你啊。”
Eve笑了笑,“所以,答复是?”
“唔..!就、那个啦..”Sou越说越含糊。
“嗯?”Eve故意地问。

“你知道的...”见Eve的坏笑,Sou有些不高兴了,小声嘀咕。

突然地,Eve站起来,走到Sou身旁。
“欸..你想干什么啦、其他人看着呢..!”
他靠近Sou的耳边,轻轻说着。

“         ”

见眼前的人立即脸红地说不出话,他才满足地对坐在柜台旁观好久了的一脸懵逼的小姐姐说结账。

临走时,Eve悄悄牵起Sou的手,后者再次感到害羞,但也握得更紧。

那个小姐姐在两人走后依然是懵逼脸。
她的老板有些好奇就上前问问,“刚刚那个男生和你结账时,你们说了什么啊?”
“我就只是问他说了什么话才让和他一起来的另个男生那么脸红啊。”
“欸欸,是什么?我也想知道!”
“他叫我自己猜...”
“欸——”于是那位店长也和店员小姐姐同样一脸懵逼了。





我爱你。

-END-

咕,感谢阅读,自己写的剧情都挺老套的(喂
但 但我自己还是写得很开心!

【そらまふ】Rain 01

*勿带三,勿带三,勿带三
*画手写文啦(小学生文笔),标题不会取名字
*ooc我的、ooc我的、ooc我的、
*坑了请打我 欸 也可以先打我...!爽歪歪

“哈...连续好几天下雨了,衣服都晒不干啊。”まふまふ有些无奈地望向天空,乌黑一片,眼看着又有雨水落下来,まふまふ赶紧跑进屋里。
“まふまふ,都这个时间了,还不去上学吗?”
此时他听见母亲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钟表,回头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出门去了。”他背着书包,拿走玄关处其中一把印有卡通图案的雨伞,笑眯眯地向看起来有些沧桑的母亲挥挥手后,走出了家门。

这一天才刚开始他就感到有些累,叹了口气,耸耸肩,准备伸个懒腰的同时看到远处走来了一个人。看不清是谁,为了确认,他打开伞,往前走去。

“?!”まふまふ有些呆愣地看着眼前湿透的そらる,接着慌张地跑向そらる给他遮雨。

“そらるさん?!今天怎么没带伞啊?小心着凉..”まふまふ从书包掏出了纸巾,帮そらる擦干脸上的雨水。后者只是静静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的语气满是疑惑,眼前的そらる给了他一种和往常不同的感觉。

要说平时的そらる是冷静而温柔友善的话,现在的そらる则是让人难以接近的、气场有些危险。

まふまふ下意识将目光转移向そらる的双手。
两只手都沾满了血迹,右手还拿着一把同样带着血的匕首。

“结束了。”
そらる平静地笑着说,此刻的他像是什么都放下了一样,连活着的气息都不附有。
まふまふ睁大了双眼,他立刻抱紧了そらる,原本握着的伞也掉落在地上。
“...嗯,太好了,已经没事了呢。”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原本是在某间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孩子。
长相较为出众的まふまふ很容易成为其他孩子欺负的对象,作为朋友的そらる总会站在まふまふ身前保护他。
两人总是互相依靠,那段日子对彼此而言虽然有些艰辛但也很快乐。
只要对方还在身边。

“まふまふくん,这位是你的新妈妈哦。”
孤儿院院长有些虚伪的笑容让小小的まふまふ忍不住毛骨悚然,他颤抖着抬头望向那个正在抽烟、面无表情的金发女人。
“院..院长,我...”他害怕地哭了出来,拼命摇头。
“有人愿意领养你就该知足了哦,まふまふくん,希望你的新生活会更加幸福快乐。”
眼前的大人逐渐变得扭曲,まふまふ有些崩溃,回过神来 已经被那女人牵着走了。

まふまふ和女人离开了孤儿院,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那个地方,然后他看到了小小的そらる的身影。
“まふまふ!等我!!我以后会带你走的!!”
そらる被院长拉住,他无法阻止まふまふ的离开,唯有大声喊出对他的承诺。
まふまふ流着泪点头,他相信着。

之后的每一天,まふまふ都帮他的新母亲做家务,他原以为这个女人会对他使用暴力或其他不好的事,但她只让他帮忙做他能做到的事,甚至让他到从未去过的学校吸取知识。
まふまふ不禁对误会她的事有些愧疚。

开始地,まふまふ对新生活感到了舒适,没有坏孩子们的欺负、没有院长歧视的眼神,只有和母亲不时说笑、在学校认真听课的普通生活。
但这样的日常里,缺少了他最重要的そらる。

“妈妈...你有想过再领养一个孩子吗?”
甚至这样厚着脸皮地去问了母亲。
她只是有些歉意地,笑着摇摇头。

就这样,没有そらる的日子,过去了一年...两年...
好几年过去了,现在的まふまふ是个高一生。
总是受到老师的赞赏和同学的仰慕,也开始交了几个朋友。尽管如此,和友人谈笑时他也依然会想起多年以前承诺过“带他走”的那个男孩。

现在そらるさん过得怎么样呢?
趴在桌上的まふまふ忍不住闭眼想着。

“まふまふ,待会放学的时候千万别走小巷那条捷径啊!”刚和前桌聊完天的天月赶紧回头、摇着正要睡觉的まふまふ说。
“欸...干什么?难道那里会有卡比出没吗?”
“哈...?你难道没听说吗?!”
まふまふ稍有兴趣地抬眼看着天月。

“昨天那条小巷发生了杀人事件啊、听说是我们学校的人干的呢...”
天月说着说着,有些紧张地环望四周。
“噗,你觉得是我们班的人吗?”
“好吧不可能...毕竟听他们说,凶手是个高二的。”
“所以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啊?比警察的消息更灵通呢。”
天月见まふまふ翻了个白眼、又趴着准备继续睡,再次拼命摇他。
“总之别走捷径就是啦!”
“是是是...别烦我睡觉!”

放学后,刚和天月挥手道了别的まふまふ憋不住好奇心,迅速地跑到那个事发现场。
“这不都已经被警察封锁了吗?怎么可能走得了这里回家嘛...あまちやん真是...”
他有些失望地正准备离开,却不经意地撞到了某个人。

“唔哇、抱歉!”まふまふ紧张地看着那个人。
然后他看清了这个人的样貌,まふまふ感到很吃惊,对方也露出了同样的神情。
“まふまふ...?!”
“欸..そ、そらるさん!”

夕阳下,两人在附近的公园荡着秋千。
“好久不见了呢!”
“是呢。”
まふまふ兴奋地瞅了身旁的そらる一眼,看起来貌似没什么变化,就是身高比他矮了点。
想到这,まふまふ不禁得意地笑了出来。
そらる听到他的笑声,姑且猜到原因,也皱起眉头无奈地笑了。
“先别骄傲,以后的事可指不定呢。”
“要是そらるさん到三十岁的时候都不比我高..”
“喂!”

两人笑着笑着也不知不觉聊了很多。
比如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同所高中,是他的学长、比如まふまふ为什么能长那么高、比如两人目前是不是单身、再比如...其他等等的。

“..呐,我走了之后,そらるさん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的そらる表情突然有些僵硬。
“没什么,被一个看起来很凶的男人收养了。”
“欸没事吧?那现在过得怎么样?”
“没事..”
见そらる脸色暗沉地低着头,まふまふ才发觉自己也许问了不该问的事。

“抱歉!不想说可以不——”
“那你过得怎么样?”
そらる这才抬头看了看まふまふ。
后者有些疑惑,这怎么就突然说到他了呢?实在是非常明显的转移话题了。
难道说そらる现在的家境真的那么差吗?
是不是没吃饱、被新家人欺负、还是说..
まふまふ心中开始诞生了各种担心与焦虑。

そらる也明显看出了まふまふ的担忧。
这个笨蛋还是一如既往,什么想法都能轻易从表情上看出来...
“まふまふ,我真的没事。”
“额啊..总之你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まふまふ慌张地拼命摇そらる说着,摇得そらる都晕了。

“也不是什么困难,话说你现在到底怎——”
“你看你!又转换话题了吧?!你果然——”
“不,所以说——”
“啊啊啊啊!!你——”
“不不不——”
“啊——”

“够了!你们安静!!呜啊啊啊...”
一直在他们附近玩耍的小孩被两人吓得哭着大喊。

to be continue
感谢阅读!

画不出啦
(看到点图有人点水彩银河 刚好自己就要画了 太刚巧了 哇啊啊啊点图滴你你你难道是我的大脑吗!╭(°ㅂ°)╮╰(°ㅂ°)╯)

完了冰酱越来越堆不住图了
之后可以看见冰酱又会像以前一样 一画好哪一张就只发哪一张了
牙白